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基督徒如何面对当今社会冲击

作者:吴慧芳日期:2013年11月14日 13:21

        当今有很多形形色色的学说,还有许多所谓科学在不断冲击着基督教信仰的基础。而身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样像洪水般的冲击。我们能否在这洪水到来之时依然屹立不倒呢?
        在这末后的时代很多事物把人眼目所迷惑,甚至基督徒都不例外。若不借着神给我们清楚的带领和智慧,也许自己也很快深陷其中!这样一个纷乱的环境中我们更应该装备好自己,来积极面对社会一切挑战!
一、进化论
        在这样一个以社会主义为阵营的国家中,进化论已经影响了好几代的人。似乎进化论是真理一样无法攻克,那些不相信的人们就是伪科学。难道这个学说真的那样可信吗?这应该是我们值得深思的事情!
        达尔文在1859年出版了震动当时学术界的《物种起源》。书中提出物种是由低等向高等进化。其理论提出遗传、变异、生存斗争和自然选择中,有简单到复杂,由低等到高等,不断发展。人类是由低等的猿类进化成高等的人。这样的学说在当时的教会遭成巨大影响,面对这样的挑战教会并没有提出有利的依据来拆穿这样一 颗看似科学的理论。卡尔•马克思看到这样一个学说为此感谢达尔文,因为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中正缺少这样足够的证据,而达尔文正好在他学说中弥补了不足之处。
        今天细心的人会发现,在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中“好像”、“可能”、“假设”、“如果”这样不确定的词出现几千次。这样的不确定性的推论真的符合科学吗?科学应该是严谨的,而这样不确定性的词语出现在理论中实际上是没办法站稳脚跟的。仅仅是一种假设,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进化论中的正确性,这让人难以接受是 科学的依据。
        这样一个不合理的假设居然在社会中广为流传,并且人们还以这样的学说为依据批评基督教,这很难让人接受。基督教的信仰若是伪科学,那么相信进化论的人们更加是伪科学。因为进化论仅仅是一种推论和假设,没有实际的证据表明有科学的根据在此其中。进化论也是一种信仰,还是一个没有根据的信仰,和基督教不同的是 在基督教中能找到证据证明基督的信仰是真实可见的。然而人类却不相信这些鲜活的例证。人类在逃避上帝的审判!
        进化论的理论给今天社会的道德堕落有个很好的借口。“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似乎这个社会只要强者就能生存下去,而那些生来瞎眼、瘸腿、生来有疾病的人难道就不在活在这个世界中吗?而让那些不择手段获取自己利益的人更加有借口安慰自己说:“这是自然法则嘛,谁让我有能力呀!”这样的理论在道德层面更加使人 堕落,而且让那些道德沦丧的人找到借口来填补心中的不安,难道这不是让人值得深思事情吗?“适者生存”,而那些不适应的又该怎样,难道他们生来就是要淘汰的!回望当今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不择手段、冷漠无情、相互排挤,都体现在“适者生存”这样的道理上。这样必然的结果留下最后一个强者获胜。人类之所以接受这 样的理论无非想是想成为上帝,主宰一切。但人能力终究有限。
        进化论已经不是科学,虽然在不断进步的科技时代弥补其学说中的不足,但好多科学的实验已证明其理论的不足和其中致命的问题。现代基因技术早已证明人和猴子无血缘关系,进化的根本理论就是致命性的错误。
        达尔文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他为生物学做出很重要的贡献,将世间成千上万的物种划分归类,这是他一生值得让人称赞敬佩之处!也是后人无人能及的事情。但他一生最糊涂的事情就是进化论的假设,虽然在书中最后也写到,第一个生命也是来自上帝,但后人却进程发扬了这样错误的理论。
        而对于当时教会并没有为此进行护教辩驳,成鲜明对比的是哥白尼之死,当时他正确的理论教会却不能接受,并且将其处死。这真是教会的不幸,时代的悲哀!这也是给我们现代教会的警醒!我们应当全面装备自己,不要把自身放在自我封闭的堡垒中。
二、科学与神迹
        科学仿佛能解释一切事物。似乎科学就是一切真理,牢不可破、坚不可摧!17世纪艾萨克•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让人类开始重新定位周围的环境。牛顿的万有引力 定律虽然解释了好多问题,然而也有他解释不了的边缘。一些现象似乎不是那么按照科学进行。例如水星的轨道就不遵守这样的“规则”运行,直到 19世纪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在相对论的体系中解释了这一原因。所以看出当一个新体系产生时旧的体系就出现问题。科学也是在否定中更新。没有一种能唯一确定的理论保持不变。爱因斯坦相对论中光速c是作为常量,但任何速度v加上光速c都是光速c(c+v=c),这一现象已经违背了实际的科学体系。光速就是极限,没有速度能超过这一速度,当物体接近光速的时候时间也几乎静止,空间也会变大。当我们以为时间和空间是绝对的时候才发现连这两样也是相对存在的。随着 条件的改变空间和时间在不同程度上发生改变。
        曾经人类也想用数学这样看似完美不变的真理来建造心中的巴别塔,并且自信的人断言数学今后将解释一切,而一切真理也在于此。然而这样的美梦在1930年被 库尔特•哥德尔打破,他在1930年证明并发表两条理论,这就是日后著名的“哥德尔不完备定理”,换句很简单易懂的话就是,数学也是不完美的,如果完美就有其矛盾之处。人类一直想给自己建造一个巴别塔逃避上帝,但这个巴别塔无论建造的多么高大终究有一天轰然倒下。人们也在这样的环境中迷失自己,找不到方 向。
        在宏观世界中我们无法测量宇宙到底有多么广阔无边,微观世界中当我们发现新的更小的粒子时已经捕捉不到其存在影像,那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消失,似乎显得那样不真实,我们也不确定他的存在是否真实。科学已经走到两个极端和尽头。
        今天如果对一个不信基督教的人说上帝道成肉身来到人间,为罪人赎罪受死。那他一定不相信这是真实的事件,也许相信却有耶稣其人,但基督教中那些神迹他们不会相信,不相信耶稣用五个饼两条鱼使五千人吃饱,不相信耶稣使已经死去几天的拉撒路复活,更不相信耶稣被钉死后第三天复活升天并向祂的众门徒显现。那些不 相信的人只能认为这不符合常理,不符合科学。用他们的经验感觉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18世纪英国经验主义哲学家大卫•休谟用他一套理论来批评基督教。而 他的理论仅仅依靠经验,如果基督教那些神迹不存在那怎样体现基督教的独一性。神迹一定不经常发生的事情,或者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这样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这就是神迹。例如光速是的恒定就违背平时的经验。而大卫休谟用经验来说明科学是一种科学的迷信。科学应该尊重事实,即使有悖常理的事情发生只要真 实就应当接受。如果盲目的用经验来判断就是迷信。我们都想发现一些新的规律来改变世界,而那些新规律一旦发现就会与从前的经验相违背。哥白尼的日心说违背了人们的经验,教会难以接受处死了他。这也是当时教会悲哀之处。回想现在作为基督的我们是否也正走向这样的路上。宗教有经验,社会有经验,各样的经验在一 起就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科学不是经验,而神迹是上帝的作为,是不平常的事情,但不能说这违背了科学的范畴。经验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让人头呢更加迟钝,离科学越来越远。而我们也不能将那些超理性的事情说成是伪科学的事情。
        二十一世纪人类走向迷惘,虽然科技在飞速的进步。但我们却仿佛拿着地图什么都知道,而唯一不知道的是我们究竟在何处!这是人类可悲之处。而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已经知道自己的方位,同时也知道一条指向永生方向的道路!所以我们应当将这唯一生命之路指向那些还在迷路的人。面对那些还在迷路的人一定会有挑战等着 你,我们也应当谨慎自己,以免在这条永生的路上连自己也迷失在其中!
 

所属类别: 神学教育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4-2017 湖北省基督教两会.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0012550号-1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三道街120号 邮政编码:430061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