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总要警醒:信仰和过日子

日期:2014年10月6日 16:34

        此文的写作引发是因读了John姊妹最新的一篇文章《从“大公书信”并不“大公”说起》,但对这个话题的思考由来已久且深入考查,自信主以来就没有间断。
        文中写道:“教会在渐渐发现“再来”不是马上就实现的事实的时候,在地生根建造就是一个必然的选择。客旅的心态减弱,安家落户的心态增强。这在教会历史上是这样,在今天的中国教会也是这样。地方教会在意着自己本教会的发展,治理和行政秩序的调整和规范化。这在一个地方教会是如此地有需要,做不好反而是显得失职了。信徒们也是以在圣经的教导里,提高自己的生存质量为考量,譬如如何处理亲子、夫妻、上司与雇员关系,社会关注,社会正义等等的问题。这些都是落地生根者的关注,多过作为客旅身份者的关注。”翻成大白话来说,就是在信仰中过日子,怎么过好日子,即信仰—文化—生活如何平衡,如何“三位一体”,其中自然包括教会的制度化建设、教会传统和教义体系的完善等。这些需不需要,当然需要,而且很重要。但在“过日子”中更需要特别警醒,免得入了迷惑。
        警醒撒旦的悄然转化之工
      我们比亚当和夏娃更敬虔,更有忠心,更有圣灵的恩膏和神的同在?没有,没有一个!他们可是神亲手的创造、同在,亲历伊甸园。问题出在他俩结婚过日子的时候,他俩一定很多的谈论交流如何过好日子、如何更幸福。从创世纪三章一到八节,撒旦真是抓住他们的心理需求,将他们句句钉稳,每一句都那么契合他们的所思所求。难道他俩不认识神,不爱神?没人比他们更认识神,即便离开伊甸园也是爱神,求告神的。那撒旦是如何成功的呢?它悄然而极其智慧地引导人将重心从神那里转化到自己身上。一旦人的重心转到人身上,它就得逞了,因为鱼儿上钩只等收网了。
        撒旦的这个悄然转化的工作从亘古到现在何曾停止过呢?倒是更加花样百出,精妙狡猾。但它的手法万变不离其宗,百试不爽——不一定死、好作食物、悦人眼目、可喜爱的、使人有智慧的、眼睛明亮的……上帝为什么不出手拦阻呢?因为上帝是爱,祂不背乎祂自己。祂给人完全的爱,让人有自由意志,好自由选择。在自由选择中的爱才是自由而完全的。上帝希望我们过好日子,祂爱人、怜悯人到何等的程度呢!祂见亚当独居不好,便为他造配偶帮助他。上帝何尝不是独居不好呢,祂多么渴望人回应祂的爱,以祂的爱为满足,祂也得了深深的满足。当人以上帝的名义追求自己的满足时,撒旦肯定在背后乐坏了:我很轻松地就让人不归荣耀给上帝,是我在宝座上呢。圣灵千百年来用说不出的叹息祷告啊!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怎样的心情对门徒说“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呢。
        警醒落入文化的迷雾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并不想这样,我是爱神的,以神为乐的。问题出在哪里呢?出在过日子的生活中,生活的外显和内固就是文化。信仰是可以参与文化、建设文化、发展文化的,可是上帝不是文化。就如上帝可以通过耶稣基督临到人间,临在每个人心里,但祂又永远是超越者。问题就在日子过久了,人以眼见的表象为真相:文化中满是上帝,上帝就在文化里。然后,然后就因着和上帝太熟悉了,反而不愿意再去花心思追求认识上帝,亲近又真又活的上帝。这好像丈夫往往最忽略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很少去感恩她对我多紧要,心想反正她都被我娶回家了嘛。
        这里面充满矛盾和张力,又要过自己的日子又要保持对上帝紧张的亲密,难呐。根本的通路还是得让上帝成为上帝,文化成为文化,人成为人。如果仅从文化层面来思量和接近上帝,反而人为地限制了福音的大能。西方教会的衰落的根本就是在这里。现在太多地热衷于文化基督化,国外的基督徒也带着满满的信仰和生活的气息迎面而来。所传的福音,所讲的道,所出版翻译的书籍等,我是尊敬地保持怀疑的:太多过日子的信息了!这行得通吗?传递出来的和所要导向的更多是基督教文化优越于其他文化。
        基督教文化优越于其他文化?NO,文化的优越性本身有语境性的,而且从过日子的角度,世界上任何一种文化都自有其智慧和亮点。哪怕中国厚黑学这样的生存智慧都是很高超的,都是有独家秘笈的。越是有传承的国家和民族,其文化积淀越是厚重。厚重到不可轻视,主耶稣说过在有的事上今世之子就是比光明之子聪明。上帝创造了万物的生物多样性,同样祂赐予了世界文化的丰富性,并且不会让基督教文化大一统地去取代别的文化。如果是上帝允许这样,那就失去了祂的公义——上帝在偏待人。而上帝公义到何种程度呢,宁肯舍了自己的独生子耶稣基督,也要让公义得以彰显。
        尤其中国几千年来已有一大套很完整的文化模式和生活范式,对于怎么过好日子是很有经验的,从个人心灵的慰藉到社会体系的维护。如果落在文化的迷雾里,福音的工作很难纵深挺进,这是基督教来华一千多年仍以失败告终的核心原因之一。为什么说中国文化的根底是巫班文化,求主怜悯,赐相对完整一点的时间,我会系统地清理剖析出来。这里想说的是若落在文化里,是看不清楚文化的。警醒基督徒过日子,过着过着就被文化套牢,那时会像被缚的参孙一样失去能力的。
        警醒陷于宗教的桎梏
        从文化来观照信仰,信仰必然被逐渐囿于宗教的一角。也就是说,文化的范围还比较大,涵盖生活的方方面面,宗教乃是进一步将信仰关进一个笼子。渐渐地人们就忘了“基督信仰,首先不是一个抽象的教义理论体系,尽管它在后来的发展中变成了教义理论十分成熟的基督教……基督教的的真实性与合法性,完全取决于它的创立者耶稣本人。没有耶稣,就不可能有基督,没有基督,就没有基督信仰,没有基督教。基督教的一切教义理论体系,最终都必须指向耶稣其人而非仅仅是对他的理解和阐释。”(见查常平《新约的历史逻辑》的第五章)当一切基督教教义、教派之争不是指向耶稣的时候,而将争论的张力放在“在于上主的永恒不变和历史的变数之间孰重孰轻?”(John姊妹的文章)见玩笑就开大了,问题也大了去了。
        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科技革命、人本主义等其实都是对宗教桎梏的反叛。这种反叛看上去离经叛道,实则是对上帝的归正,重新调整到上帝心意中的秩序里去。讨论信仰和科学、宗教和文化等,本身就是人给自己提的一些伪命题。上帝看着人类这么争来争去,搞来搞去,可能就像父母看着不懂事的孩子又好气又好笑吧。“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深刻地思想上帝的这些话语吧,回看人类的文明史很多时候都是在搞笑,或者付出了过于惨重的代价。
        警醒主说:我不认识你
        最搞笑、最难堪的莫过于主耶稣再来的时候对我说:我不认识你。或者说:你这个又懒又恶的,你怎么向我交账呢,我怎么安置你好呢。我怎么回答呢?主啊,我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吗,我不是奉你的名赶鬼吗,我不是在你的教导中过日子吗,我不是……
        不管怎么过日子,都要想到主再来的时候要审判活人死人,审判我自己。“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上帝的;惟有明显的事是属我们和  我们的子孙”。末后的事人不知道,就此罢笔,常警醒自己:务要竭力理解基督信仰的本真内涵,成长为真正的基督徒,免得被筛出去了。
 

所属类别: 神学教育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版权所有:[email protected] 2014-2017 湖北省基督教两会.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0012550号-1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三道街120号 邮政编码:430061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