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属灵福分

日期:2014年10月6日 18:38

经文:创25:27—34    来12:16—17    林前2:14—15    
        人的性情行为,证明人心中经历神的真正程度和口所承认的信仰。我们从(创25:)里看到以扫和雅各因着他们不同的生活原则,而带来不同的人生结局。我要从四个方面来分享:     
        一、两种样式 (创25:)记载以撒见妻子利百加不生育就向神祈求,神就赐给他们孩子,谁知两个孩子在母腹里相争,神说:将来大的要服侍小的。 先生的孩子全身发红,浑身有毛,如同皮衣,就给他起名叫以扫,就是有毛的意思。后生的那个紧紧抓住以扫地脚跟,因此给他起名叫雅各。(是“抓”的意思)    
        这是两个孪生兄弟,但是再没有一对兄弟像他们俩那样南辕北辙了。在他们未出世前,神已经预告了他们之间的区别。从他们诞生那刻起,彼此间的差异就与日俱增。当他们长大以后,各人朝相反的方向前进,迈上不图南国的人生旅程。     
        以扫是哥哥,皮肤粗糙多毛,他给人的印象是虎背熊腰,活力充沛。他的脾气倾向轻率、轻浮、易激动、爱冒险。而雅各恰恰相反,他皮肤光滑, 体态斯文,性格沉静,在体能上他难以同以扫相比,但在狡猾上却远远胜过他的哥哥。    
        他们在喜好上也有不同,以扫是一个打猎高手,经常露宿旷野,喜欢野外逐猎的刺激生活。雅各却喜爱家庭生活,他在帐篷里怡然自得,他安静沉稳,好默想,足智多谋。    
        以扫在旷野打猎,他每日的生活就是以此为目的的,他个性浅薄,很很思想,除了打猎之外,还有什么更高的人生追求,他以自己目前的生活为满足,对其他的事不屑一顾,更不要说那奥秘的灵性事务了。 弟弟雅各却是一个安静地人,但在沉静的外表之下蕴含着的却是无尽的深度,所谓深而不露。在帐篷里,他常常思想到耶和华神对他祖父亚伯拉罕的拣选以及神的应许。那就是: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迦南全地赐你后裔为业。神又对他父亲以撒有特别的拣选和祝福。以实玛利是亚伯拉罕的长子,然而他却不能承受产业。只能被驱逐出去。神说:只有从撒拉生的才能称为他的后裔,以撒成为承接祝福的应许之子。今天轮到他哥哥以扫了。事情明摆着,以扫是长子,理所当然要承继这个家庭所有的一切权柄,但雅各不甘心,他渴望成为被神拣选的人,成为这个应许的继承者。  
第二个方面:两种渴慕 雅各除了天性中的狡猾诡诈之外,他本性里有着强烈的对属灵事务的渴慕和信心,他能看见哥哥以扫一向所忽略的。就是关于这个长子名份所具有的属灵价值的重要。雅各能够将那遮挡不可见之事的帘幕拨开。衡量其中的价值,将神的应许和属世的荣华互相比较,他梦想天上奥秘的事,这使得他的世界和天上属灵事务之间搭起了一个奥秘的梯子。当以扫正沉迷世上的享乐时,雅各可以感觉到他里面有一种奇怪的冲动,使他不满足于他所处环境里的任何事务,只一心渴望得着属灵的产业,而那产业全集中最一个词里面,就是“长子的名份。”   
        “长子的名份”究竟指什么呢?似乎不只是世上的财富。因为以扫丧失了“长子的名份”以后,仍享有万贯家财,供他使唤的武装侍卫就有四百人之多,他统治着广大的以东地,享尽荣华富贵,世界所能给的一切,他都拥有了。丧失了长子的名份的以扫,其得到的财富似乎比赢得长子名份的雅各还要多。   
        “长子的名份”也不是指从此得免人生的忧患,在雅各得到长子的名份后,似乎灾难就接踵而来。先是他为逃避以扫的追杀,只带着一支手杖流泪离家,去寻找一个遥远的栖身之所。他为舅父拉班做工,将一生最精华的二十年光阴耗费在那里,他在回乡时在雅博渡口跟天使摔跤跛了一只脚。又在以扫面前七次俯伏屈膝,他在以法他的路上埋葬了他心爱的妻子拉结,他的家庭生活有很多的烦恼,他深深叹息,认为他一生的岁月又苦又短。最后,他在埃及法老的土地上,结束了凄凉多忧的一生。显然,长子的名份不是指人的得以免去痛苦悲伤那个,因为得到这名份的雅各,其所受的痛苦实在远胜过失去这名份的以扫所受的。    
        长子的名份在雅各地家族里,更是一种属灵的产业。它给予享受这名份的人一项权利,就是使他作一个家庭或一个宗族的祭司。他包含一个特权——贮存及传达神的奥秘,它连结着后世子孙。而最后弥赛亚要诞生在这绵延下来的家族中,获得这名份的人:有权具备神的能力,有权承接传递弥赛亚的希望火炬,有权继承神对亚伯拉罕约中的应许,有权立于属灵伟人之列,有权作为永恒的客旅,继承属天的产业——这一切甚至更多。都包括在长子名份中,雅各渴慕得到这个名份,因他是次子,出生时差点时间就不能成为长子,他很想改变事实,自己成为长子继承属灵的产业。     
        那固然是令人羡慕的产业,但现今你我基督徒有更丰厚的产业,这产业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赐给我们的,我们是祂用宝血赎回来的。祂用恩典重生了我们,使我们的称为神的儿女,这好像旧约时代的长子名份一样闪闪发光,灿烂夺目。    
        我们在圣灵里的重生使我们脱离黑暗的国度,进入神的国度。使我们被拯救,被赦免。有权成为全能神的儿女,有权在神子的荣光中与祂一同站立,一同承受祂所有的产业;有权胜过仇敌,胜过罪恶,有权将来进入永恒彼岸,同天使一齐欢声歌唱。    
        在我们当中还未接受耶稣的朋友们,这也可以成为你的产业,它不能用金钱买,也不能用强权夺,是为那些在圣灵里重生的人预备的,当你继承这项权利的时候,你能够安然过今生,迈步永恒应许之地。
        第三方面:两种交换    我们来看雅各和以扫视怎样交换他们个自所需的。有一天雅各和以扫站在大锅旁边煮一种红豆,香喷喷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让人难以抵抗诱惑,就在这时,以扫进来了,他饥肠辘辘,饿得发昏,他闻到香味,看见到雅各煮的东西可以大饱口腹,口水流出来,他急忙喊道:“请把这红豆汤给我喝。”   
        雅各为人并不是一个绝顶自私的人,只不过他非常聪明,狡猾。他突然想到,这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何不趁以扫饥火中烧的时候来赢得这个家族的属灵领导权那?他知道他的哥哥一向对这个权利时掉以轻心,不放在心上的,于是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建议,用一碗浓汤来换取长子的名份。   
        一碗浓汤价值几何,可以计算得到的,不是燕窝,鱼翅,而长子名份的属灵价值是无价之宝,这两样没的比较的。天和地那么悬殊,从人的商业角度来说,一般交换东西都应当时等价交换,买卖双方都不吃亏,而一碗汤和长子的名比较。这两者的价值太过悬殊利,一般人是不会接受的。但是以扫接受了这项建议,他粗鲁的说:“我将要死,这长子地名份于我有什么益处呢?”在天平的一端是长子名份——如此远远神秘,所关系的又是远久的未来,完全不可预见,是纯粹属灵方面的,见不到的,而另一端,是一碗浓汤香气四溢,对饥饿的以扫是如此大的诱惑。于是他出卖了长子的名份给雅各,雅各将红豆汤给他,两个人名取所需,皆大欢喜,他吃了就离去,心中毫无其事。这是以扫轻看了他长子的名份。     
        属血气的人,不珍惜属神的东西。他们看神的应许是含糊的,无价值的,无力的,因为他们不认识神是谁。人竟然只看重今世之事并受它们的影响。一切都肉眼底的事。人都看为贵。因为人凭眼见,不凭信心。在人看来,现实就是一切,将来的事渺茫不知,以扫就是这样的人。听一听他的错误说法:“我将要死,这长子的名分于我有什么益处?”真是好实际的想法!他轻看,藐视将来,于是他的未来,前程溜去了。圣经说:“这就是以扫轻看了他长子的名份。”故此,藐视美地的以色列人和那些藐视基督的人,那些不理会神邀请的人,都不准参加神的筵席。(参诗106:24,亚11:13,太22:5)人对神的事没有心,只把现实看作一切,看一碗浓汤胜于产业名份。     
        以扫用世人的眼光看来,是一位当世英雄,成功者。但是,(希12:16)称他是“贪恋世俗”的以扫,他是一个耽于情欲的人,是情欲的奴隶,任何短暂的欢乐都能吸引他。甚至于为了肚腹出卖自己属灵的无价之宝也在所不惜。他太过于追求眼前的享乐了。以致无暇顾及那不可见的事,无心追求那藏在忍耐,等候,痛苦之后的永恒丰富产业。 以扫视一个贪爱世界的人,为一碗汤换取暂时肉身的满足,圣经里这样的反面教材很多,亚干贪爱美好的士拿衣服。致使以色列人攻城失败。巴兰先知贪爱不义之价,以色列民贪恋恶势,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离弃保罗贴撒罗尼迦。我们在大声谴责他的同时,不妨把视线收回,看看现今的我们。在我们中间,岂不是也有很多人漫不经心放过真正的祝福,只沉迷于自私和自我之中的人吗?我们也有一些人只把信仰当做生活调味品,来礼拜堂只是为了满足一下心灵的需要。    
        第四方面:两种结果 如果我们当时站在以扫的旁边,我们一定会劝他三思而行,用属灵的换取属肉体的,永恒的换取暂时的,看不见的换取看得见的不合算的,我们会说:“这样做值得吗?”“这是明智的吗?”你现在放弃了这永恒的权利,是否还能再收回来了?今天我们也可以用同样的问题询问现代的以扫们,他们想用他们的平安、尊贵、属天的福份去换取魔鬼的浓汤,这汤发出扑鼻诱人的香味,它答应可以带给你很多好处,远胜过圣经应许的一切好处的总和。试探者在他们耳边低语:“你若俯伏,向我敬拜,这一切就是你的了,把你所有的给我,我就把这些给你,并且还有要更多。”然而却有一个微小的声音提醒:“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呢?”将所有的赔上,换取一时的饱足,是何等不值呢?     
        当以扫知道,神已经听到了他出卖长子名份时说的话,将属灵领导权的长子名份从他身上剥夺取时,就“放声痛哭。”但这哭声太迟了,无法改变他那次鲁莽行动所造成的后果。(希12:17)说:“他虽然号哭切求,却得不着门路,使他父亲的心意回转。” 以扫无法抹去他已做的事,他一向以来都轻看长子的名份,他的行动不是偶然的,而是长期以来主宰他的思想,他做了以后都无法用眼泪哀求改变的。     
        罪恶的过去是无法取消的,夏娃可能为她的选择后悔,但那痛苦的悔意不能使果子重返树上,也无法使她重返乐园。彼得三次不认主之后,就出去痛哭,但这伤痛的泪水并不能帮他收回否认主的话,也无法抹去心中对主那痛苦一弊,所存的永久记忆。那五个童女可能自责地捶胸顿足,但不管她们如何恳求,都不能改变新郎的决定。 我们犯罪得罪了神,我们亏欠了人,我们愿意涂抹这些,好象从未发生一样,但不可能,我们无法改写人生的历史。我们无法使己作的错事一笔勾销,这就是罪的代价。     
        以扫失去了长子的名份,虽然后来他的后裔也成为了大族,一度以东族还很强盛,然而这个民族失去了神的祝福,以至于后来被同化,淹没了。再也没有以东这个民族了而以雅各为祖先的以色列民族现今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    
        从以扫和雅各看到属世与属灵,属己与属神的两种选择。亲爱的弟兄姊妹,人生短暂,我们不要太过于注意追求今生的东西,物质和享受,要多多为永生属灵的事情做做打算,象雅各切慕上帝属灵的福份的那种心去追求,神必因此厚厚地赏赐你,祝福你到永永远远!

所属类别: 灵修心得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版权所有:[email protected] 2014-2017 湖北省基督教两会.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0012550号-1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三道街120号 邮政编码:430061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