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临广水教会有感

日期:2014年10月7日 17:18

 三福完结后­

 我去了湖北广水­

空调硬快的列车上旅客极少­

所以车途很是轻松­

心情自是愉悦­

是不浓烈的情感­

我是穿着我所青睐的裙子去的­

似是很快的­

广水车站到了的声音在窗外水田、水牛的背景下响起­

我怀着平静的心下了车、出了站­

看到了向我招手的父亲­

穿着我给他买的T恤­

沧桑中搀着意气­

他说我漂亮了­

我笑而不语­

坐着公车去他所牧养的教堂­

一路上、父亲很是兴奋­

途中他让我快看­

呵、那是一群水牛在洗澡­

如鸭子般­

那是如此生动­

很快­

穿着我给他买的T恤­

沧桑中搀着意气­

他说我漂亮了­

我笑而不语­

很快­

我们就到了­

那是一个在半山腰的教堂­

教堂不大­

院子却很是宽敞­

四围环山­

那山许是真的青山罢­

空气也很清新­

整体很给人澄澈的感觉­

是个度假避暑的好所在­

只是教会很荒凉­

­

1』杨伯伯­

这是我在教堂里遇到的第一个人­

是看教会的我去的时候他正在浇菜­

瘦高的个子­

长长的脸上褶皱横溢­

他用广水话跟我打招呼­

我则猜着回答­

着实是听不懂­

他亦是鞋匠­

过着简单粗糙的生活­

和妻子维持生计­

有次他在听完课后­

表示要请我们过去吃饭­

我们和他们是隔壁­

父亲说­

我们正在做­

谁想他说­

你不去的话说明你以前请我吃都是假意­

好厉害的邀请­

我们就关了火过去­

乖乖从命­

另有一次­

他老婆请我们吃老米饭­

结果少炒了一份­

父亲说不能吃­

她待会儿要工作­

不吃饭不行­

杨伯伯则一本正经得说你要么吃了 要么喂狗­

父亲苦笑着跟我说­

你看这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呵呵­

真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老头­

­

2』马娜­

这是我在那里第二天传的一个福音对象­

一个高三的女孩­

她们共四个象是要爬山­

路过教堂就过来看看我用三福跟她们讲­

这个女孩儿决志了­

其他三个表示愿意考虑­

我很开心上帝帮助我有领了人归主­

我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她的笑容与她的忧伤也都牵动着我­

我知道这是基督的爱在我里面­

我愿她得着上帝同在的喜乐而非快乐­

我愿她在上帝的永恒里不至失落­

我愿上帝的恩典常常临到她­

我愿上帝亲自牧养她的生命­

阿门!­

­

3』水族呆子­

下午父亲带我去抓鱼­

说拾鱼更为贴切­

那是一片水塘­

开发商来了­

抽走了水­

里面十几厘米的鱼虾蟹暴露无遗­

这就乐坏了父亲­

他派我去对面打一桶水­

好装鱼用­

我过去好找啊­

才看到一口井­

那是第一次见那种古井­

忽地就想起了雅各井旁的撒玛利亚妇人­

我蹲到井旁往里看­

井深幽幽的­

忽发现井壁上附着一只龙虾­

我随手折了枝苇子探到井里­

它毫不犹豫地英勇就义­

死抱着苇子任由我拉它上来­

甚至装起来还是死不放手­

自以为的拼命挣扎成了促进自己丧掉性命的直接原因­

呵、这水族中的呆子。­

­

4』程老师­

次日下午我就开始我的课了­

课毕父亲去带我拜访程老师­

拜访那十年磨一剑的程老先生­

他是广水市的书记­

退休后不愿以和一群老头去摸牌来度过晚年­

几度考虑后决定十年磨一剑­

十年里­

他切断了电话线­

闭门谢客 苦练书法­

终于、十年后­

他成为中国书发协会的会员并很多头衔­

成了名副其实的书法家­

成就了他发挥生命第二次价值的梦想­

诚然 他成功了­

他家宅的对联是毛泽东的沁园春­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气势里似也透着他的些许骄傲­

这是他的资本­

进入宅内 好一个书香门第­

屋里的装饰几乎全是出自他手的字画传统文化的气息满室飘荡­

这是一位慈祥的爷爷­

这是一名努力为自己赚取人的尊敬的书法大师­

这是一只没有信仰的迷羊­

这是一个人意太重的灵魂­

愿上帝的拯救临到他和他的全家­

他为我题了幅字­

是士师记里的但人三问­

这是我极为受用的三句话我很珍惜得收藏着­

赠画时 这位年逾七旬的老人亲自为我摘送栀子花­

那是我所挚爱的花­

他说相识是难得的缘分­

我亦为之动容­

但我明白这是上帝的带领与眷顾­

愿他在耶和华面前蒙恩吧­

­

5』李姊妹­

这是我开始讲课的第一天所注意到的她身形精瘦

面象让我有点心悸­

后得知她原是公务员­

退休后信了耶稣­

只是信得很是过激­

甚至偏向异端­

因一件事情导致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均不接受她­

她很大的一个特点是不以福音为耻­

给上述的程老师传了十年还在继续­

不否认她很火热­

遇人便传福音­

只是方式很不可取­

有几个学生来教堂看看­

她拉着人家就要领她们做认罪祷告­

多次这样导致很多福音朋友都跑掉­

父亲跟她说了一句话很是到位­

你在广水大街上充分发挥施洗约翰的精神­

高呼天国尽了你们当悔改我会给你买水喝­

但教堂里面请你注意方式­

我偷乐了半天­

不否认她的敬虔­

只是思想太过激­

她认为父亲有肚子是不虔诚的体现­

父亲问了她一句话­

我看你走路老是忽左忽右 可是风刮?­

我又乐了半天­

她一看到我就说称赞的话­

说从未听过这样纯正的道­

说我在这里办的十天班比父亲在这里半年的努力更有效­

说我是我们神学班的一封自荐信­

说我腹中留有活水­

但我明白­

一切的荣耀当归万军之耶和华­

因我也是领受者­

自是无可自夸­

我亦懂­

人的称赞也试炼人所以我求神赐予我智慧­

得以分辨哪些声音是出于神的­

哪些是出于那喜爱试探人、擅长绊倒人的撒旦­

求主保守我不中它的诡计­

我清楚得明白­

神阻挡骄傲的人 赐恩给谦卑的人­

临走她送我衣服­

是那种艳红色的冰丝短袖毛衣­

我哑然 心中亦感恩因为我懂她那颗爱我的心是极为真诚的­

尽管很多做法都很有问题­

愿至圣的灵来按纯正的道引领她吧­

­

6』雷弟兄­

这是一个很追求的年轻弟兄­

最有意思的是他找我为他祷告 说是头疼­

我第二次经历这个­

但第一次是姊妹­

我说你可以自己祷告­

自己祷告神更喜悦啊­

他说我想让你为我代祷­

我说我可以私下自己为你代祷­

他坚持要当他面为他代求­

我再次拒绝­

说那等会儿我爸来了让他为你代祷吧­

他亦坚持­

我再说那我等爸爸来我们三个一起祷告­

他说我们现在就祷告­

我无语

 

7>王军

很有趣的一个青年信徒­

他是第一个用掌声打断我讲课的人­

他给我的印象是很好的­

有趣的人最是难得啊­

他的妻子黄姊妹­

很会做菜的一个女人­

尤其是烧茄子、土豆­

会做菜的女人总会给人带来家的感觉­

我想我亦会成为这样的女人 但不专职­

他的儿子乐乐­

是个聪明的孩子­

从他家做完客走后­

我回到教堂司琴兼教唱­

快开始上课了­

王军带了幅画­

是在手纸上画的­

三个方脑袋的家伙手拉品站在一起 咧着嘴笑­

后经他儿子解释才知那是三个土豆­

我笑、莫非和我一样钟情于土豆?­

王军说­

他问儿子为什么要送画给我 是不是因为我先送了他小礼物­

儿子说不 因为他喜欢姐姐­

我乐了几天­

嘿嘿。­

我要走的那一晚­

他想和我睡­

我就去了他家­

他先爬上了床等我洗澡­

接着他在满怀期待中睡着­

我却在洗好后走掉­

他不知失望了没有­

那夜实在是个离别的夜­

一切都很熟悉却生生要离开­

人终究是有感情的­

我坚持回教堂找父亲­

那夜的空气都是酸的­

但我忍住了频频想掉泪的冲动­

因知以后经历这种感觉还会很多­

但长久分离两地也不甚想念­

怕就怕短暂相聚后的分开­

我最受不了车站的气氛­

压抑的情感酸酸的心­

­

8』王姊妹­

这是河南南阳的信徒­

现举家定居广水­

我以为她和父亲一样大­

哪知她孙子已四五岁­

呵呵。­

临走前她要为我饯行­

那是最后一次课结束后­

她说回去做菜­

待会儿让儿子来接我们下去­

我就去出板报­

一幅画刚落成,她儿子就骑车呼啸而来­

我乍一看­

这是她儿子吗­

母亲很利索的一个人 儿子却收拾得乱七八糟­

穿得不干不净 头发乱乱 手机里的摇滚乐音量放到极致­

唉、又是一个这样的少年一问才十五岁 却不愿读书 跟着父亲做生意­

心里叹息 和我弟弟一样的年纪啊­

一路上坐得我心惊肉跳­

他也有着这个年纪的孩子们特有的耍酷动作--不时甩甩前额长长的刘海­

心下失笑­

那是我十七八惯有的动作­

刘海遮了半边脸­

那时很是崇尚这种感觉­

现在只在心里可怜他­

可怜他过重的虚荣心­

到他家里才发现­

这为河南老乡竟也是个做菜好手­

短短时间内连买菜、洗菜­

洋洋洒洒做了九个菜­

至今难忘那天晚上虾的味道­

这个姊妹听完一百步后愿意参加那骨瘦如柴的诗班了­

荣耀归神!­

 

9』何春苗­

这是一个漂亮的东北女人­

亭亭玉立、干净大方­

二十四岁 如花的年纪 却是早早步入了婚姻­

儿子已读幼儿园了­

整个课程讲到一半她来了­

我们并没有过多接触­

但一个误车、一个电话使我们有了感情­

她在电话里说想见见我­

想在一起再谈谈一百步­

她做梦都在练­

很想把它带到东北­

我很受感动啊­

下午她带着儿子过来了­

我们吃吃聊聊并拍了些照片­

很愉快的一个下午­

现在也会想念她­

想念那个漂亮的东北大姐姐­

­

10』陆老师­

这是一个怀有热烈的宗教感情的高中英语教师­

是广水最后一位牧师的孙女­

她的母亲是上海伯特利神学院的毕业生­

当她母亲六七岁时­

周恩来 宋庆龄等基督徒保护他们一群小朋友从广水走水路安全抵达上海­

她的经历也是极珍贵的­

父亲正在整理 有待发表­

她的女儿陆老师在教会探访是很不客气得说信耶稣能不能不上教堂­

但听完一百步后她表示愿为教会做一切事­

并自愿加入诗班做了司琴­

再次将荣耀归神!

 

11』胡伯伯­

丧妻独居有一子的老人­

六十多看着象五十出头­

好动、喜玩的老顽童类­

由异教徒悔改到广水市苹果山福音堂的堂委兼诗班­

荣耀归至高真神!­

他也会做饭­

据我所知他的拿手饭是炒老米饭­

我吃过两次­

其实我也会就是懒得做­

嘿嘿。­

­

­

12』李奶奶­

这是教会的负责人兼诗班­

年逾七十­

这就足以看到教会的荒凉啊­

这个老人给了我意想不到的惊喜与感动­

最后考试的时候­

包括诸年轻人在内­

却唯有她把一百步从头到尾不出错误得做了出来­

我感谢神正如经上说­

神拣选愚拙的 让聪明的羞愧­

在我临走前­

老人握着我的手让我记得为这个荒凉的教会祷告

为我父亲祷告

尤其是为她祷告

 她说就她生命最小­

我又为她的谦卑感动­

愿神祝福这个老人、更祝福广水苹果山福音堂!­

阿门!­

 

13』陈奶奶­

这是我的本家姓­

刚去第一夜就是她帮忙包的饺子吃­

也是第一次听别人这样形容我--你姑娘长得挺乖巧的­

呵呵­

许是我长得太难为人­

实在不好形容罢­

这个老人属猴­

极为活跃好动­

我很喜欢她­

­

14』众信徒­

有人特意摘了袋栀子花送我­

有人说姑娘讲得口干舌燥的 就从家提了箱酸奶走了这么长的路­

有人送鸭子给我吃­

有人听说我喜打球 带了篮球于我­

有人……­

我感动于她们对我所持有的单纯的基督的爱­

愿上帝祝福你们!­

­

­

­

后记』

 

在广水的十五天,感触颇多。­

 

 

       当我们爬山途经光明寺时,一和尚看到我就不走了,站在那里冲我一直笑,毫无自尊、形象可言,我明白了,信仰自由,但无论选择什么,要懂得自尊,因为尊严是自己一点一点积累的。­

       当我真正看到什么叫荒凉与吃苦时,我才懂得自己所立的为主吃苦的心志是建立在理想之上的,以前总是唱我们基督徒,从来不怕苦,哪里需要就往哪里去。现在父亲问我,愿意来这里服侍吗,我坦言,不愿、太苦。哦,原来这才是我真正的心里话,我一直以为我是很能吃苦的,现在才发现,我的心志和父亲是不能比的,我需要上帝的慢慢陶造和操练,让我渐渐有为主吃苦的资本。­

   和父亲一样,我对这个教会的复兴也是很有盼望的,我相信上帝会为他名的缘故去做人手不能做的工!­

   广水的众信徒啊!站起来吧!­

   广水的众信徒啊!刚强起来吧!­

    广水的信徒啊!快长大吧!­

    广水的信徒啊!我爱你们!­

­

                      甚是想念你们。­

­

谨以此文献与我所深爱的人们。就是在阅读的你。­

­

碧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六日记于渔夫堂­

(这是陈亚民的女儿陈碧莹在第一次来广水看望父亲 所看到体会到的一切有感而写)

所属类别: 随州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4-2017 湖北省基督教两会.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0012550号-1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三道街120号 邮政编码:430061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