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投主恩怀 苦去甜来

日期:2014年9月23日 18:30

  我生长在农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尚不明世故,父母就相继去世,跟着姐姐长大,没有机会读书。在我少年时期,即使这样的处境,仍不得不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伴随一生,到处被人歧视、欺凌,欲哭无泪,经历了六十多年的苦难人生,若不是主耶稣的恩典拯救,恐怕我早就悲悲惨惨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回想起来,感恩的话,述说不尽。

  土改时期,我的家庭被定为地主成分,那时我才10岁,就遭人白眼,出入低着头。只是父母生就了我一副吃苦耐劳的骨头。我小小年纪,就习惯埋头做工,不多言多语,这引起我大姐的好友,也就是以后成为我丈夫的姨妈的好感,为我介绍这门亲事。在我15岁那年就过门到丈夫家,他大我一岁,第二年正式结婚,我丈夫为人忠厚,既聪明又本分,他十分爱我,百般呵护我,却一直遭到公婆的反对,被视为眼中钉;家族手足的逼迫和讽刺,更是家常便饭。从此,苦水渗透我的生活,他们出口闭口叫我地主婆,地主小姐、、、、、、丈夫勤奋好学,16岁就在队里当会计,又钻研机械,受到领导的重用。公婆怕我影响他儿子的前途,逼着他离婚,但他坚决不顺从。

  1961年,我生了头胎儿子,小家庭生活虽然穷困,我们却同甘共苦。此后,他常工作在外地,留下我母子俩,所遭受的不公,更是笔墨难书。我带着柔弱的婴孩,决志吃再大的苦,也要保护好,将他抚育成器,在那艰难的岁月里,我度日如年。长期的孤独与恐惧,使我患了严重的神经官能症,终日惴惴不安,饭吃不进,夜不安眠,精神恍惚,骨瘦如柴。乡里人为我出主意,请道士来做法事,驱魔赶邪。那时,我已身不由已,请来了道士,要我跪在中间,他们绕着我转,口中念念有词,手舞足蹈,令我更加恐惧。为解脱这困境,我终日烧香嗑头,以表虔诚,听说香烧得愈大愈诚,我不惜花尽钱财,购买昂贵香料,家中仅有的一点微薄收入都化缭绕的烟云消失。而出现在我眼前的却密密麻麻的蛇、蜈蚣,各种污秽的爬虫、、、、、、令人胆战心惊。从那时起,我整整烧了近四十年的香,结果是人、房间都被熏得不像样子,令人厌恶,也厌恶自己。

  在这段艰难的岁月里,我们又养育了一女一男,进入七十年代,因生产队看重我丈夫的人品、人才,想尽办法,从国营工厂调回管理大队农机,他因工作出色,对大队农业机械化作出贡献,提升为农机站负责人,几经变革,任公社农机站站长,家族的人仍竭力劝说他离婚,他却坚决表示,宁可不当站长也不离婚。直到市场开放后,他办理退休,由所在集体企业一次性结算,折算成一辆货车。从此,我们夫妻俩用这辆车,苦苦经营六年,供应孩子们上学费用后,还有积蓄,到城里购置一栋旧屋,得以凄身,生活也渐安稳。 我仍然不断烧香,指望能消除长期缠绕我思想的幻觉,只是愈烧香幻觉愈恐惧。此后,在沙市的妹妹向我传福音,劝我信上帝,不要沉迷拜偶像,我什么也听不懂,只想若有这位神,为什么不保佑我,让我一生吃尽苦头。她们还带我到沙市荆州几个教会请牧师,长老为我按手祷告,仍不见好转,只是心里稍微平静些。

  2001年知道荆门也有教会,他们就将我介绍给荆门教会,一进入教会,弟兄姊妹都热情地接待我,安慰我。教会并组织同工到我家清除偶像污秽,大家体恤我长期被邪灵搅扰,耐心给我讲解真道,鼓励我不要惧怕,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已得胜,摧毁了魔鬼的权势,我们要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得胜,大家又迫切为我祷告。渐渐地我的心灵平静下来,幻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脸上露出了笑容。满心感谢主奇妙救恩,临到我这苦命人的身上。

  回顾这一生经历各种艰难险阻,经过死荫幽谷,我还未认识他,他早已认识我,以他大能的手暗中保护我,又赐福我的家庭。现在时到老年,老伴更加爱我,与我同心合意,还教我认字,念圣经给我听,儿女们也受到较好的教育,都有一份安定的工作,孝顺父母,孙辈们都接受大学教育,全家温馨和睦。我要永远感谢赞美拯救我的主,爱我的教会,我只能干粗活,也乐意去干粗活,在教会服事是十分快乐的事。我还参加了小组诗班,常去探访肢体,对过去伤害我的亲戚,毫无怨恨。主这样爱我,我也当爱人,还向他们传福音,感谢主!他们也受感动在今年受洗归入基督。

  我的心啊!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因他本为善,他的慈爱存到永远。

所属类别: 讲道见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4-2017 湖北省基督教两会.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0012550号-1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三道街120号 邮政编码:430061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